千寻未及

自由舒适,平静安闲
变更好才是唯一正道

油管上偶然看到了这首歌的live,才发现原来小时候熟悉的《伤心太平洋》的原唱词曲出自中岛美雪之手。她写下“得到幸福有两条路,一条是完成实现愿望,另一条是放弃所有愿望”,很有道理。我自己不也是放弃了愿望之后突然又都成真了嘛。不过也不能确定真的得到了幸福,只能说确实感受到了幸福。仅此就已经非常满足了,曾经连高兴也很难感受到,麻木不仁地过着每一天,实在是浪费时间啊。好像没有喝酒却长醉不醒一样。

 

It seems stuck. Can't find way out.久而久之绝望笼罩。我很怕头疼,好像宿醉的话,第二天会很头疼,从没喝多过,所以并不清楚。不过你也说过不喜欢头疼,却还是连续很多天喝多,实在矛盾。白天会在dt暴走,未至暮色就会找地方喝啤酒,而且经常换个地方继续喝,如同日本式的聚餐,一轮又一轮。可惜这里并没有什么便宜又温馨的居酒屋,除了餐厅就是bar,pub不见你去,大概因为太吵闹吧。并且露天是最好的,在最舒服的夏日晚上,一边看着热闹的街景一边喝着冰lager,而且有时竟然可以只喝不吃任何东西。每次都one more,一连六,七杯,比我喝白水还猛。有点儿评书里大海碗喝酒的绿林好汉的意思呢。果然是“壮士”!身材上的。

 

其实非常喜欢走路的我,很愿意在天气好的日子里徒步丈量城市。可是,在我体力负值的时候,跟着你暴走,无异于急行军,完全跟不上,很囧,很伤心。不过转街过巷,也会不约而同地指出那时曾dating的咖啡店,你竟然也还记得啊,实在惊讶。赫然发现每次都不同,甚至连牌子都不同。可惜我那时真的不知道dating为何。

 

很讽刺的是,我还记得,你的一位着装非常保守女同胞曾对我说,看到咖啡店的我俩,提醒我不要这样。我十分震惊,问你是否有伤你名声,不过看来你舍命都要夜里买酒的故事竟未成传奇。我也是初次听说原来酒精竟有这等动力,令你和朋友深入粤语帮派的据点饭馆还不止一次身陷险境。那家饭馆显眼的矗立街口,我第一次去dt就注意到了,当时因为繁体字想到了《红楼梦》,后来问了妈妈才知道原来是逸仙先生的家乡。

 

在TH吃了早餐,晴朗的天空下开心地说起有趣的人们。这时候的你状态好,可以unlock聊天。你说小Ban现在是酒店的前台,他得到工作你也算帮上了忙。我知道你们现在在一个城市,你说每周都可以见到呢,真好啊!小Ban大眼睛大酒窝,一派天真的样子,我也很喜欢啊!要是去Haji的话,能见到他就好了。那是什么时候呢,我也记不清了,只记得是个下雨天,你忽然约我去你家吃晚饭。我有点犹豫,不过还是从学校出发了。到了999楼下,你却说让我等一下。然后你和小Ban拎着两袋食材回来了。那是第一次见到他。每天因为名字而被中国同学取笑的小Ban,断定我也会如此嘲笑他,然而我一时完全不解其意。电梯里,一个满脸憋屈,一个乐不可支,你如长者,难掩笑意静观不语。小Ban的纯良我一望便知,这也是你尤其偏爱他的原因吧。每次见他和你说话总带着恭顺诚恳,而你却总和我说他的笑话。直到你提起你健忘症的可笑cousin我才恍然,你那么在意他们,愿意一直关照他们的善意。你用阳台上房东的烤炉做了汉堡还拌了沙拉,一餐简单开心的小聚。中途需要换gas,叫了小Ban帮忙,因为leak味道特意顺手关了阳台门。饭后直接让小Ban洗碗,我看得过意不去,你俩一致不许我帮忙。然后小Ban就恭敬地打过招呼回去了。在你家吃饭有三次,你的小弟常来,后来的一张照片还拍下了他告辞时的诚谨。

 

后来我帮你做作业,捧着书窝在单人沙发里,几乎睡着。而你悠哉地窝在旁边另一张沙发里玩手机。那个宁谧的晚上,我出奇地安心,这种似乎毫无来由的信任感让我误以为你真的就像我的亲人,所以很长时间愿意称你哥哥。可惜阿语的这个词,两个字母,如此分离的感觉,也都是我的错觉吧。然后你送我到车站,路上说起你全家只有你抽烟,我说爸爸家里只有他自己不抽烟。还说到我并不是讨厌烟酒,只是我不喜欢addiction,不喜欢失控的感觉。很久很久之后,我曾想,如果浮生只余半日,最想像那晚与你同处一室,无言各自事事,无比温馨,无比安心。

 

你说本来小Ban可以得到更高职位,不过他拒绝了。这倒真像他的纯良,所以你才总笑他却只字不提回护他或是教坏他。小Ban在你刚来时,就陪伴你了,曾经的他还不够年龄进卖酒的场所,而现在竟也过了进你工作的college的年龄了。想来,用酩酊来解决insomnia也有这么多年了。当年你还能正确拼出这个词,现在竟然把饭馆说成store,transfer说成change。那些影影绰绰的原因,我不曾了解。总有避之不提,我始终触不可及。

 

我们指着咖啡店,如同夕爷写的歌儿“前尘就似轻于鸿毛,如像自言自语说他人是非”只是并没有“你我都苍老”也没有“提及心底苦恼”更不是“散半里的步”。只是老了几岁的你我,反反复复只有那些街道,走路,开车,一条条街,走过数遍。我真的不懂,再爱的城市,何苦流连。你只说充满回忆。也许人都会爱上25岁时住的地方。又或者任何年岁,只因为人,才爱上地方。可能是我健忘吧,岁月里的都模糊,连共处的时光我也不做记录,任凭还未结束已经记不清,更不会反复回味故地重游。你发现了我的凉薄吗?

 

那天开车回到相遇的校园,天气晴好,景美胜画,十分不真实,我已经几年没来过了。ELI building反复经过两次,门口依旧是一群稚气兴奋的脸,一如往昔。后来我说,那里是天堂比起我现在的校园,路过时我说这里才是现实。那晚你在附近喝的开心,醉驾一两公里回家。

 

很久之后,我才想起,你说,喝酒才睡得好,不易得才很想喝。

评论

热度(1)